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腹黑总裁不安好心 > 一种莫名的感觉
    古越呢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zhuxian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腹黑总裁不安好心,一种莫名的感觉

    舒悫鹉琻

    认真的凝视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蛋窗外柔软的阳光投射了进来顺着她柔和的轮洒下光滑的脸蛋染上了一抹红晕她的睫毛很长从他的脸上轻轻拂过夹杂着撩人的gu惑

    他原以为他是有忍耐力的原以为他可以控制得住自己心里日渐滋生的渴望可是真当他这样拥着她的時候他就再也抑制不住急促的呼吸了

    过了良久他还是忍不住的朝着那朱唇靠近嗅着她的发香心口上好似被人撩nong了一般思忖了一下他捧起了面前的整张鹅蛋脸低头覆上了那红唇

    吻我继续吻我叶菲低声哀求竟然兀自的从眼角中流出了一滴眼泪

    所有的理智几乎都在这一刻被剥夺干净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猛地翻身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又忽的迟疑了下来

    她愿意么如果他真的现在要了她是在做对她有益的事情么叶菲如今意识也不清醒而更让他纠结万分的是她是韩奕辰的女人

    砰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似是房门被人踹开两个人的身子同時的顿了下来

    等察觉到一股冷意扑面而来的時候房门口的位置已经多出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随即还有已经彻底石化了的欧阳政呆滞的杵在一旁举足无措1koja

    韩奕辰的面色冷的好似修罗讥笑一样的勾唇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来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就将半跪半躺的女人给裹了起来拦腰抱起

    萧澈我过她是我的女人既然敢碰就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在走到门边的時候男人忽然停了下来生硬的吐出了几个字来

    不知是否因为她的大脑中还存在着潜在的意识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之后半是慵懒的抬了抬眸子迷离的望向近在咫尺的男人冲着他莞尔一笑韩奕辰呵呵怎么是你啊你也在这里么

    她双臂环着他的脖子裸露在外的脚趾来回的蹭着伸出舌头贪婪而又的模样美得让人窒息

    男人面如冰霜可是在瞥向怀中美颜的一刻喉咙处不知觉得滚动了一下干硬的别开了脸去带你走

    三个字简短而有力也夹杂着不容人拒绝的命令

    韩奕辰完了这话毫不犹豫的将她搂紧迈开了的腿朝着门外走去只留下屋内还驻留着的萧澈还有在门边上没有完全反映过来的欧阳

    门碰的一声关上脚步声渐行渐远欧阳一个激灵瞬间回过神来飞速的走到了萧澈的面前两手插着腰一脸的怅然我的祖爷爷啊阿澈啊你这又是惹了什么乱子啊这叶姐她她怎么会和你

    越想就越是觉得有些蹊跷萧澈两手环胸斜靠在了桌旁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道我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简直莫名其妙

    欧阳一時语噎而萧澈已经挺直了后背随手的拿起了的浴袍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嘴中喃喃真是晦气

    迈入电梯按下了一楼直到电梯门关上一切又恢复了静谧他才顾得上看一眼怀中的女人

    她面色一片潮红身子依然在扭动着看起来很是难受但是比起刚才整个人已经安静了许多

    韩奕辰走出电梯正碰上整栋公寓的保安正老老实实的候在大门口一看见有人来了就将门打开瞅瞅这个一身西装俊朗不凡的男人又不由的瞥了一眼他怀中的女人保安只当做是前来捉的

    瞧瞧现在的女人啊放着好端端的太平日子不过就连长得这么英俊的老公都不要也要出来偷腥可真是让人有些想不明白

    目送着那身影离开保安才叹息了一声迟迟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韩奕辰已经按下了开车键将身上的女人一把塞入了车中男人的面色阴冷的好似要杀人一般随后自己也坐在了驾驶坐上车门砰地一声关上男人霍的转向旁边看他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心中的怒火蹭蹭蹭的就升腾了起来

    在订婚宴之后徐菀音主动的到他家来找他他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一切也都进行的很顺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两个人你侬我侬进行了所有的前奏之后他却停了下来

    心口很是烦躁更是有一股不清道不明的火气压抑着他翻身下床平静的穿上衣服准备离去而早已经被撩弄的意乱情迷的女人哪里肯依

    徐菀音几乎想也没有想赤着身子便从爬了起来飞快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婚礼上的事情原先便很闹心再加上如今他冷漠的态度女人的心里很是有些不好受歇斯底里的便喊了起来韩奕辰你的心到底是在我这里还是在她那里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去找她也没有用你信不信这个人现在肯定已经和别人翻云覆雨了

    一句话更是撩拨的他心烦气躁扯了一把领子便将徐菀音推开可是徐菀音却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奕辰你看清楚我是你的妻子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可是下一秒便被男人挥手打落脸上写满了厌烦他抿了抿唇角你还不是我的妻子只是未婚妻而已守好你的分有关我的其他徐姐你还没有资格来过问

    那个项目的方案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只要他可以成功的完成那么韩氏在a城的地位将会蒸蒸日上他原先答应娶徐菀音为的也不过是集团的前程如今前程指日可待他哪里还需要给她颜面

    如果徐菀音安安分分的呆在他的身边便也罢了如果她不断的惹是生非招惹麻烦那他也只能尽快的将她给一脚踹开

    毕竟这场联姻他也并不乐意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奕辰你这是过河拆桥么你的心里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哪怕她背叛了你哪怕她和别的男人恩爱缠绵你也不会介意是么是不是这样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其他的人比我更加爱你

    看见他拔腿就走徐菀音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声喊了起来冲着那高傲孤立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吼叫但是男人的身影只在出门的刹那怔了一下随后头也不回的迈了出去义无反顾

    他韩奕辰从不缺女人也从不会指望女人的爱情对于他来女人只是衣物是调解无聊的私生活的慰藉品他不需要她们的爱而他对叶菲也从来不可能含有爱

    可是即便心里是这样想的他依然不愿意她和别的男人厮混在一起

    他一直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她只是一个玩物是他玩够了就可以抛弃的玩物他的目的只是无休无止的折磨她狠狠的折磨她

    坐在车里的時候回想到了徐菀音之前的话他隐约可以猜到徐菀音做了手脚他当時立刻就慌了手忙脚乱的给方昊拨了电话又迅速的叫上了欧阳经纪人在推开那扇门看见里面那幕场景的刹那他的血液几乎瞬间就涌上了脑门愤怒中夹杂着耻辱

    被人背叛的耻辱

    唔难受好难受身边的呻y声吸引了他的目光女人睡得昏昏沉沉原先的脖子上却被她生生的挠出了几道伤痕红色印子触目惊心

    蠢女人你还真有事这么快就爬上了别的高枝偏偏你是我韩奕辰的女人除了我这个世上还没有人可以碰的了你男人微皱了眉头大幅度的转动了方向盘朝着一处绵延的道开去

    女人的身子扭捏了一下不知是否听清了他的话嘴唇蠕动着发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粉拳在他的裤腿上轻轻的蹭着眼角却兀自的滴出了几滴泪来

    他放慢了速度单手的将她的身子揽到了自己的腿上她就像一个泥鳅一样的滑软软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显得安分了许多男人这才呼出了一口气来紧皱着剑眉重新的踩下了油门黑色宾利迅速的消匿在了茫茫的夜幕之中

    窗外的夜景呼啸着闪过他开了车窗吹拂进来的凉风刮乱了她的头发女人有些不适应的轻吟了几声他就不知觉开始减速行驶但是很快就在一个独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徐菀音早已经走了偌大的别墅里就剩下了管家一人一听见门口传来的喇叭声管家就从屋子中迎了出来而韩奕辰正抱着怀中不安分的女人三步并作两步的跨上台阶

    少爷叶姐她发生什么事了瞧见这个场景管家不由得出声问道

    但是韩奕辰一张冷脸就将他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讷讷的闭上了嘴来

    男人一脸阴郁一路阔步的走上了楼梯刚进房间就粗鲁的将怀中的女人甩到了而他也褪去了外面的西装神情显得有些压抑和愤怒

    管家识趣的倒了一杯热牛奶进来韩奕辰正双手叉腰的在床边显然正思忖着该如何处置这个女人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之后回头看去瞥了一眼管家手中的东西沉声道换一杯清水上来

    管家一边应和着一边多瞅了几眼忍不住的出声道少爷叶姐她有点像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的

    罢他抬眉多望了韩奕辰几眼男人紧锁着眉头不知正思忖着什么但是那一副清冷的样子却让管家不敢再多嘴老老实实的退出了房间顺便将门关紧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媚yao她的身子那么烫面部绯红的一片身子忸怩他竟然也信了一分

    这个蠢女人怎么总可以让自己变得这么狼狈都不知道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么真是该死的

    叶菲趴在腹中翻山倒海的一片想吐却又觉得胃里面已经掏空了一样而浑身都如同燃烧了一样焦灼的难受

    她的手忽的动了一下扯紧了床单身子用力的朝上一挣尤其是感觉到什么东西正从她的上轻轻拂过的時候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走

    不不行透着一道眼缝看清正低头俯瞰着自己的男人她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一些

    可是叶菲刚想要起身就重新的被一股力道给按在了动弹不得

    你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不要和你唔

    所有的话语都被尘封在了嘴畔湮没在了心底手臂无力的垂下只能用力的伸张着自己的身体紧咬着牙关

    啧啧难得会见到叶姐这么饥渴的模样可真是让韩某大开眼界

    冰冷得声音不夹杂半点的人情味她随着声音睁眼模糊的视线落在近在咫尺的男人身上美眸又狠狠的闭上很是痛苦的模样

    叶姐不要装了想要么只要叶姐一句话韩某随時都可以给你

    她就像是一个妖精每一处的都让他心动却又心恸

    不可否认他讨厌这样的她强忍着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意向他屈服他想要她屈服更想要她臣服永远的臣服在他的身下

    叶姐嗯

    见她迟迟的没有回答男人的惩罚就更加的变加厉了一些手掌蹂躏着每一寸的刺激着她的神经看她脸上流露出来的痛苦之色心中又是一阵的愠怒

    呜呜韩奕辰放开我放开我她嘶吼了起来沙哑着声音模糊不清

    即便嘴上如此的喊着身上却没有半点的力气反抗可是她大脑中隐约有这个印象这个男人已经订婚了他有自己的未婚妻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不停的和她纠缠着

    她不想要再这样堕落下去了她不想要再向他屈服了可是为什么她做不到她无法反抗

    叶菲我警告你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其余的男人他们碰不得你而你也休想另攀高枝

    男人低吼出声恨意和愤意交加的手指缠住她丝丝缕缕的发丝然后用力的撕扯

    只要他一冷静下来他就会想到白天的那幕场景她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他心中的怒火就随時的都要爆发

    他恨不得可以将眼前的这具娇躯嵌入自己的身体却又恨不得可以将她撕成碎片

    叶菲这是你应得的惩罚是你背叛了我之后的惩罚

    闷闷的低吼之后一切都冲上了巅峰那双洞察万物的黑眸覆上了情yu凝视着身下的容颜然后一点一点的趴在了女人的身上只留下了低声的喘息

    墨色的夜幕之下卧室内却泛着黯淡的灯光缭绕的雾气将的两个人笼罩男人伏在女人的身上将头深埋在乌藻一般的发丝之中不断的用脸磨蹭看不清面部任何的表情

    这是命是夙愿叶菲你与我生死相缠不眠不休

    头晕脑胀四肢无力所能触及的也只有软而质地上好的丝绸毯子叶菲忽的睁开了眼睛可是混沌的大脑迅速的涌上了一丝痛意她揉了揉自己麻痹了的太阳终于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如同梦一样的一夜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可是当她掀开了毯子看见自己身体上那些吻痕和抓痕又怎么会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该死的

    她坐起了身子使劲的锤了锤自己的后脑勺昨天是韩奕辰订婚可是在他订婚宴的晚上陪他度过一夜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她隐约记得昨晚有人她中了媚药那她和韩奕辰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韩奕辰要救她的表现

    明明是合理的理由可是她竟然觉得十分的可笑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一分一秒都会让她觉得如同煎熬别人又如何会理解她心中的愤慨和抑郁

    而媚药她随后便想到了至关重要的问题她怎么会中媚药的

    萧澈昨晚和她在一起的人只有萧澈可是那么温柔的像是水一样的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为了她这具早已经残破不堪的身子

    不绝对不可能的萧澈帮了她这么多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時候他总是会像是白马王子一样的出现他怎么会存有那样的人之心

    而凭着萧澈的地位和相貌难道周围还会缺她这么一个女人么

    大脑中不迭的想着她却已经从下来身体上伤痕累累还不断的涌起一股痛意她晃着双腿赤着双脚战战兢兢的走入了浴室

    一如往常一样她不厌其烦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将每一寸的擦拭干净清洗掉那浑浊的白色液体最后关上了龙头裹上了一条浴巾开门出来

    发梢湿湿的脸上的红肿还没有来得及淡去她淡淡的扫了一眼满地残破不堪的衣物嘴唇微勾了一下走向了床头柜

    咚咚咚就在这个時候门被敲动清脆悦耳

    谁浑身的神经一下子绷紧女人如同一个受伤了的鹿一般忐忑不安的望向门口

    叶姐这是给您准备好了的衣服您记得出来拿管家话向来简短将韩奕辰交代完了的事情完了之后当即便转身离开

    很快外面的脚步声就渐渐远去细碎的微乎其微

    几乎每一次在他们发生了关系之后他总是会派人给她准备好衣服这个男人看上去对所有的事情都漫不经心可是有些事又细致的让人觉得可笑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将自己主动的推给别人在订婚宴上让她难堪这些都是铁铮铮的事实他不愿意轻易的将她放过

    她需要解释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样想着叶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门口的衣服拿过来将水蓝色的短裙穿上又简单的披上了一件外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之后才步出了房门

    烈日炎炎的夏天聒噪的知了声吵得让人心烦意乱而涌动的a城似乎还有另外一件大事发生纷纷扰扰的媒体正大肆的宣扬着此次韩氏与瑞利的联姻而报纸的头条则更是渲染了一下订婚宴当天所发生的插曲

    电视机内闪光灯不断的闪过两大集团的正门都被喧闹的媒体给堵住嘈杂的让人头疼

    男人默默的将电视关上的腿交叠着身子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却有些病怏怏的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他昨晚几乎是彻夜未眠到了天快要亮的時候才昏沉的睡了过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这么的慌乱为什么在韩奕辰将那个女人带走的刹那他就会出现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现在全世界不都应该知道她是他的女人么他怎么居然能够无动于衷的看着韩奕辰将她带走

    只要想到这个他的拳头就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自己

    欧阳端着手中的牛奶走到客厅目光不由得朝着桌上的报纸多瞥了几眼又在心里叹息了一阵子

    来一切都好端端的他去别的公司开会的時候还特意的将一切都准备了一下没想到这会议还没有开完就接到这个祖宗的电话嚷嚷着要和韩氏解约

    这对于他来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萧澈和韩氏的合同都已经签了在这个時候选择解约那岂不是要承担着一大把的违约金可是他破了喉咙也没有得到这子的回心转意欧阳也是殚精竭虑的

    而他和萧澈已经合作了将近两年多了萧澈是什么样的脾气他是十分了解的十有是这个臭子受到了心理上的刺激头脑一发热就想要毁了自己的将来这后果要是稍微严重一点一辈子岂不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葬送了

    萧澈头脑发昏他还没有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任凭这子毁了他自己因而欧阳也没有向韩氏提起有关解约的事情他在心里已经备足了功课一定要让萧澈回心转意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他才刚刚从飞机上下来就接到了方特助的电话更没有想到韩氏的大总裁竟然会亲自的开车来接他这可是让欧阳感到万分的荣幸但是心里依然有些隐隐的不安

    直到他亲自的将萧澈公寓的房门打开看见韩奕辰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宽敞的大一对男女正激情如火的纠缠着他的大脑几乎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韩总可是亲口的过叶姐是他的女人啊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萧澈竟然都有胆量将别人折腾到回想到当時韩奕辰铁青的面色欧阳只怕这件事会闹不消停

    阿澈先把热牛奶喝了等下再休息一会儿我安排化妆师帮你补妆下午的時候我们还要去试镜欧阳尽量细声细语的话生怕自己哪里会得罪了这个祖宗

    只是下一秒男人便接过了他手中的牛奶然后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不去我都已经过了我要和韩氏解约还试镜做什么了子我要声

    态度顽强而又坚硬竟然如同一个孩子一般

    欧阳的脸色刹那间就白了一分声音沙哑着道阿澈我可警告你这件事绝对不是儿戏要负担起这么大一笔的违约金那我的下半辈子直接可以住在牢狱里面算了这件事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妥协的你必须去

    不就是钱么把我前几年得到的全部赔进去欧阳我不会花你一分钱

    萧澈身就是一个倔脾气如今一听见欧阳的话声音更是扯了起来无赖一般的斜倚在沙发背上整个人看上去都颓唐了许多

    欧阳立刻就急了起来阿澈你都多大人了怎么这么時候反而这么的糊涂就为了那个叶姐一个根不属于你的女人值得将自己的一切都葬送了么

    你知道这两年来我们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么我们花了不少的心血难道你就愿意让自己一切的努力都付之一炬

    欧阳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双目怔怔的看着他只盼着他可以回心转意而这一次难得的萧澈保持了沉默

    欧阳并没有错这两年如果没有欧阳的殚精竭虑没有欧阳在他的身后默默的给他支持他又怎么会有现在的名声

    一看见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松懈欧阳便知道自己的话多多少少戳中了他的软肋一坐在了萧澈对面的沙发上清了清嗓子劝解道阿澈不管你有多喜欢那个叶姐她和你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两条平行线永远都没有交集就好比是昨天韩总将叶姐带走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深沉的声音滑透了他的心间萧澈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墨色的发丝下一双瞳孔难以让人窥透其中的色泽过了许久他才抬起了眸子望向对面的欧阳

    欧阳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自己的话语叹了口气之后继续道或许在你的眼中叶姐是被逼的但是叶姐和韩总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们也并不知晓或许叶姐的心中对韩总也是有感情的阿澈啊如果你真的做好了准备要去追叶姐就要

    就要什么下一秒萧澈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欧阳的话声音急切

    韩总那么大的势力你要是和他当面冲锋那必然是没有好果子吃这种時候你就要用你温柔的一面去对待叶姐但凡是个女人都会对男人的呵护感到敏感你的行为和韩总的霸道一对比叶姐会对你心生好感会一点点的依赖上你然后爱上你

    看萧澈陷入了深思欧阳又连忙的起身蹲在萧澈的面前阿澈你还要让自己变强大强大到你可以去保护你喜欢的女人我想叶姐一定会选择你的

    黯淡的眸光中闪过了一丝的期待萧澈的魂儿似乎一下子就回了过来怔怔的看着欧阳薄唇轻动了一下会这样么我只要变得强大对她好她就会接受

    那个女人和众多的女人是那么的不一样她不慕名利是个独立的可以脱离任何人的女人可是有時候她脆弱的又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保护她的瞳孔中总会有那么一丝的忧伤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会佯装出一副淡漠的模样让人无法轻易接近

    而对于欧阳来这不过只是缓兵之计或许阿澈只是大脑一時发昏做出来的决定他必须要先用口舌稳住这子至于以后也只能以后的事儿以后了

    见欧阳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萧澈的手啪的一声在自己的腿上打过然后飞快的起身迈开了双腿就越过了欧阳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而没过多久就衣冠整齐的走了出来一边整理着领结一边不暇的朝着大门走去

    阿澈你要去哪里欧阳困惑的问道

    去找叶菲他异常坚定的道走出了门口没两步又晃了回来后退了两步走到欧阳的面前

    欧阳抓紧了時机端起了桌子上的牛奶就递到了他的面前

    阿澈这个時候可都是有关韩氏和瑞利联姻的风风火火的消息你要是去的话实在不太合适下午还有试镜再了也不着急这么一時啊

    白色的牛奶液体看的他头疼虽然接过了牛奶杯却并没有抿上一口紧皱着剑眉道也行那我就等这件事风平浪静了之后去找她

    男人的眉头看上去似乎舒缓了一点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抬了一下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补充道对了欧阳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单独的帮我去查一下

    从韩家的别墅出来她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如果现在去找韩奕辰难保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而像是韩奕辰那样冷傲的个她现在打电话给他十有也是被挂掉想了想她还是从包里摸出了手机然后发出了一条短信

    韩氏楼下的咖啡厅见不见不散叶菲

    简短的话语一如既往是她的子不大不的粉拳握紧了手中冰凉的手机冲着刚刚放晴了的碧蓝色天空故作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来

    想着街道上可能四处都是狗仔队她特意的戴上了一个太阳帽鼻梁上架了一副高雅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边脸颊大大方方的走在接到的一侧

    咖啡厅内人寥寥无几蔓延的暖气从窗外覆盖过来刺眼的光芒让人心烦意乱而咖啡厅的前方有一个不高不矮的舞台一个打扮清凉的女子正握着话筒清唱着袅袅的声音让人的心不知觉得又平静了下来

    叶菲坐在墙角的位置面前已经摆了三四个空杯咖啡的醇香依稀在唇中弥漫着让人回味无穷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不由得抿唇一笑

    已经整整一个上午了韩奕辰到底还是没有来她为什么还要怀有那么一丝的希望么明明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

    讨厌着她却又不断的纠缠着她这个男人的心中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服务员买单她清了清嗓子换道拿起了桌子上的钱包就准备起身

    可是就在这个刹那危险的气息已经直逼而来一道高大的身影笼罩住了她随后细腕上就传来了一阵疼痛她一惊惶然的对上了已经近在咫尺的黑眸而那黑眸中的戾气让她乍然

    跟我走男人低声喝令随后细腕上骤然的疼痛传来她面部一紧整个人就在他的强硬下被拽着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她踉踉跄跄的跟在韩奕辰的身边笑的有些嘲讽韩总既然你害怕的话又何必要跑来见我这样一刀两断不是更好么为什么还要互相的折磨着你我都不会好受

    耳中传出这样的轻笑声男人的眉头紧皱着凉薄的眸子沉下随后电梯门打开温热的掌心一直不前不后的覆在那柔软的腰腹上搂着他直奔地下车库走到宾利车旁打开车门一把的便将她给推了进去动作不轻不重

    车内的空气中全是凉气叶菲有些不安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缴着自己的手指忐忑的望向前方韩总我们之间

    如果叶姐有什么時候想不妨再等一会儿空旷的氛围下隐隐地声音中夹杂着慵懒和蛊惑

    韩奕辰两手扶着方向盘动作优雅的如同天神可是紧绷的脸色不得不让叶菲的心里一个咯噔犹豫着自己究竟是否还要开口目光却不知觉得转移到了男人墨黑色的袖扣上

    算了听他的也就等一会儿而已她在他身边已经煎熬了几个月了难道还会在乎这区区的一会儿么

    宾利的车速快的惊人穿越过喧闹的市区一路的朝着郊区开去韩奕辰始终紧抿着薄唇没有出声

    绵绵的夏日日头正毒偏巧车内寒冷的竟如同严冬一般她缩了缩身子等着车子停下也在惯的助力下猛地朝前倾了一下

    即便两手紧紧的抓住了安全带也猛地朝前一冲只是随后一只有力的臂膀便揽住了她的肩膀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纳入怀中

    扑鼻而来的是男人身上特有的烟草味淡淡的让人心烦意乱

    她从韩奕辰的怀中挣扎了出来如同一只受惊的鹿彷徨而不知所措她朝着旁边坐了坐双目毫无焦距的落在前方又很快的别开了眼去

    这幅模样倒好像是他找她有事儿似得韩奕辰觉得可笑

    男人的身子猛地朝后倾去倚在软枕上慢慢的摸出了香烟然后点燃不过片刻车内就是袅袅的青烟他吸烟的時候姿势很是优雅仿若什么都那么不经心一般

    单薄的红唇吐出了一口烟丝他微微的眯起了一双如同老鹰一样瑞利的眸子斜睨向身边的女人叶姐不是你有事情要找韩某么罢什么事

    他一边着一边将车窗打开动作不还不满浑然天成

    叶菲皱着眉头就这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瘦弱的双臂环着自己的黑亮的瞳孔凝视着他过了好半响才出声道昨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浑身上下热的像是要燃烧了一样那件事并不是我可以控制得了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要去解释只是觉得不想要让别人误会

    昨晚的事情虽然模糊但是大脑中好歹还是有印象的她就像是一个失去心智的疯子竟然毫不避讳的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这个男人看见了这一切那个時候他的心里一定是充满了嘲讽的吧

    s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给力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