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长公主的谋反日常赵凰歌萧景辰 > 第189章 马大人好生大方
    苏行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zhuxian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前世赵凰歌没少来这地方,如今见他这模样,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本宫又不是老虎,这么害怕做什么?”

  她说着,又道:“知道你还没吃饭呢,陪本宫一块吃点。”

  赵凰歌示意他坐下,丹参却有点不大敢,支支吾吾的就要拒绝。

  最后被赵凰歌瞪了一眼,只说:“怎么,你不敢吃,难不成还在菜里给本宫下药了?”

  那是不敢的。

  丹参连声摆手:“属下不敢!”

  赵凰歌原就是逗他,被他这模样逗的忍不住发笑,等到笑够了才不欺负人,只是指着椅子道:“那还不坐下。”

  到了这会儿,丹参也不拒绝了,再次请安,方才随着一同坐了下来。

  二人一起吃了早膳,赵凰歌吃的心满意足,她许久不来这里,如今倒是升起诸多怀念来。

  不过那些怀念,在看到丹参时,又变成了笑意。

  如今,故人都还在,真好。

  她唇边笑意不断,丹参则是有些坐立不安。

  他与赵凰歌接触的不算多,知道主子并不如传言中那么脾气差,可就算是如此,也是主仆有别的。

  赵凰歌见他这模样,索性直接道了正事儿:“今日叫你来,是要你去做一件事。”

  赵凰歌说着,递给他一个地图来,道:“按着本宫说的这几处,今夜布置些人马。”

  她说起来正事,丹参就明显自在多了,应声接过后,正色道:“属下这就去办。”

  “不着急。”

  赵凰歌端了杯茶慢慢的喝着,眼中也浮现了些笑意来:“你今日点好了人,等到夜里再过去,太早了,吓跑了鱼怎么办。”

  她眼中分明是算计的,却没有恶意,丹参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不然,怎么会在主子的眼中看到些紧张和期待呢?

  只是身为下属,丹参一向寡言,故而此时,只是依旧正色答应。

  赵凰歌将茶盏放下,又嘱咐了他几句,末了才道:“让他们将兵器都换了,今夜咱们不伤人。”

  丹参一一应承,将她给的地图好生收好,又想起一件事来,因迟疑道:“主子,先前您让属下查的事情……”

  他一时有些惭愧,顿了顿才继续道:“就是关于雷影,属下派人去查了,但毫无头绪。”

  这事儿他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毕竟龙虎司鲜少有查不到的人,可这个雷影,就像是普通到无人注意的寻常百姓一样,让他们甚至连半分线索都无。

  丹参说的忐忑,赵凰歌倒是不以为意,笑着摆手道:“无妨,此事不急,过几日,兴许就有新线索了呢。”

  届时通过鬼市,换个方向查到并不难。

  丹参不知她话中有话,只当她是在安慰自己,神情越发有些赧然,到底是应声道:“是,属下知道了。”

  赵凰歌吃饱喝足,又坐在这儿看了会儿景色,眼见得时候不早,这才起身道:“走吧,去兵马司。”

  瞧着这个时辰,约摸着人也该到了。

  ……

  她猜的不错,才进了龙虎司,都不必走到议事厅,便可听到内中的喧嚣声。

  其中声音最大的,便是她要等的人。

  兵部右侍郎,马俞柏。

  赵凰歌也不着急进门,站在外面,冲着要行礼的侍从们比了个嘘声。

  只听议事厅中,马俞柏的声音里满是质问:“孙大人莫不是刻意为难?扣押我儿又不准见,若不知道的,还当他犯了什么天地不容的大罪呢!”

  从赵凰歌的角度,看不见马俞柏的表情,只能瞧见孙诚笑的和善,甚至还整好以暇的解释:“马大人别误会,咱们同在朝为官,都是同僚,本官怎么会故意为难你呢?只是兵马司一向管理京都乱事,令公子在街上做了些荒唐事儿,众目睽睽之下,兵马司也得管,您说是不是?”

  他笑的和善,马俞柏却瞧着这人笑面虎似的。

  好话都让对方说了,他却一个字都不信。

  对于自己儿子,马俞柏是有些了解的,起初知道他一夜未归,马俞柏并未放在心上,不过是年轻人爱玩儿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至多一两日也就回来了。

  谁知道晨起的时候,儿子没回来,小厮却先回来了,且进门后,着急忙慌的跟他回禀,说是少爷被人抓了!

  知道抓人的是兵马司,马俞柏原本没将此事当回事儿,虽说他跟兵马司的孙诚关系不好,可抓人的北城兵马司两位指挥使都与他关系还不错。

  可那小厮却吞吞吐吐的说,人没有在北城兵马司,而是直接被押到了兵马司总司!

  那一瞬间,马俞柏几乎以为儿子犯了滔天大祸,小厮们却是摇头否认,只说是因为马奇峰当街拦了吕家小姐吕纤容,才被官差抓的。

  马俞柏知晓儿子那么点心思,无非是觉得这个前未婚妻生的好,心里起了点馋劲儿,真吃了那口肉,之后也就抛在脑后了,但不知道今日却因为这个在街上闹起来。

  他在心中骂了几遍这个混小子,可是自己儿子,哪儿能当真不管。

  因此一面叫人备了礼物,一面便着急忙慌的来了兵马司总司。

  但他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来了之后,孙诚这人软硬不吃,只说是依律办事,礼物不收,连儿子都不肯让他见一面。

  到了这会儿,他再不知道这人是故意为难,那就白长这颗脑子了。

  马俞柏气愤之下,声音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孙大人,咱们就开诚布公的说,您此番抓了犬子,是想要什么,但凡不太过分,凡本官能办到的,绝不含糊,如何?”

  他自然将诚意都给摆了出来,却不想,下一刻便听得门外传来少女清冷的声音:“马大人这话说的好有底气,这是拿兵马司当什么地方啊?”

  这话一出,马俞柏先是一怔,还不等开口,便见孙诚等人先下跪行礼:“微臣叩见公主,殿下千岁。”

  一行人纷纷请安,马俞柏又不是傻的,当下便反应过来眼前人的身份,急急忙忙的请安:“微臣参见公主!”

  室内瞬间跪了一地,赵凰歌扫了一眼,径自走到主位上,也不坐下,只道:“都平身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手指点在主位一侧的桌案上,意味不明的笑:“马大人好生大方,来便来吧,怎么还带了礼物呢?”

  这话一出,马俞柏顿时便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方才他摆过去,要送给孙诚的。

  这会儿被这位传言中不好惹的长公主瞧见,别再借题发挥吧?

  他念及此,脑子里倒是转的飞快,迅速便给自己找了一个脱罪的理由:“公主殿下,您别误会,微臣这就是一点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原也只是想尽尽孝心。”

  马俞柏寻常溜须拍马惯了,赵凰歌只嗤了一声,道:“本宫还小,用不到谁的孝心。”

  这话说的太噎人,也让马俞柏接下来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凰歌倒是浑不在意,她说着,却是将那盒子打开来,睨了一眼内中的玉佛,轻笑道:“马大人还信佛呢。”

  这玉佛不大,成色却极好,为了马奇峰,还挺舍得。

  她这话,马俞柏不知该怎么接,只能讪讪的笑:“北越得万岁庇佑,得国师祈福,微臣,微臣自然更信皇家。”

  连这话都能扯到溜须拍马上,赵凰歌倒是有些自愧弗如。

  一旁的孙诚早在赵凰歌来时,便打定主意做壁上观,却不妨赵凰歌却又看向他:“孙大人,马大人这一大早又是礼又是兵的,前来所谓何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