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长生女仙医 > 吞吞又回来啦,《最后一个女玄术师》、求加书架、求推荐票
  吞吞又回来啦!

  虽然之前说好十月份开新书的,但是十月份实在是太忙了,只好鸽到了这个月,好歹是把新书给开了,擦汗。

  虽然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但是总觉得空虚寂寞冷,开新书了我又有心灵寄托啦(强颜欢笑)。

  你好,写书人!

  钢铁的意志,不屈的灵魂!

  写书人,绝不会错过两点的凌晨!

  风里雨里,书在等你!

  新书《最后一个女玄术师》。

  简介:在宋思媚五岁那年,算命先生说她天生艳骨,注定只能成为权贵笼中的金丝雀。宋思媚:是权贵飘了?还是我宋思媚提不动刀了?

  新书试读:

  “我们分手吧。”坐在饭桌那边的英俊男人平静地说。

  叶思媚心头苦涩,这一刻还是来了。

  那个男人叫景少川,出身京都名门景家。

  不知为何,他竟然到大川市这个小地方读大学,虽然大川学院也是国家985院校,但以他的成绩和才智,读华清大学或者京都大学都不成问题。

  他一入学就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知道引得多少女生对他芳心暗许。

  叶思媚也是其中之一。

  但她出身卑微,模样虽然不错,却也不是那种绝世美女,白日梦做一做就好了,她从未想过会实现。

  直到毕业那天,她参加完学校的毕业聚会出来,看到了心目中的男神就在前面,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

  要不要上去说句话呢?

  喜欢了他四年,却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也太惨了。

  她安慰自己,只是打个招呼,也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

  一个从未开始,便已经终结的美梦。

  就在她鼓足勇气走上去的时候,忽然有个头罩兜帽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叶思媚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袖子里有一点寒芒。

  那是一把刀!

  他是冲着景少川来的!

  那一刻,她什么都顾不得了,疯了一般冲了上去,挡在了他的身前。

  那人手中的刀刺进了她的右臂,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景少川惊诧回头,那人还想再动手,却发现有人过来了,只得藏起刀,转身跑进了黑夜之中。

  景少川将她送进了医院,那刀上竟然喂了毒,经过抢救,她总算是捡了一条命,但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恐怖伤口,为了祛毒,还剜了一大块肉,留下了一个一指长、半寸深的洞。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不敢穿短袖了。

  景少川说会补偿她,但她并不想用这个作为筹码,但她还没出院,景少川就急匆匆地找到她,告诉她有人在追杀他,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

  于是,叶思媚就带着景少川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源昌县,在这座小县城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

  她是个孤儿,从小是姨妈养大的,姨妈一辈子没有结婚,前些年也去世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过得很拮据,景少川不敢出去工作,怕被人认出来,引来杀手,叶思媚为了养活两个人,打两份工,时常工作到半夜才回家。

  在一起久了,自然而然地,两人就成了情侣。

  但是叶思媚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景少川迟早是要走的。

  景少川也没有碰过她,唯一一次吻她是在她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平时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

  有一次景少川生了一场大病,为了替他治病,叶思媚当掉了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件遗物,也是她最珍贵的东西——钻石项链,终于凑够了钱,从一位老中医那里求得了一副药,才把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可是自从病好之后,他就经常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去做了什么。

  叶思媚有预感,他可能要走了。

  今天她在公司里被老板的小姨妹抢走了一个大单,一怒之下辞职不干了,没想到回到家,却看到了身穿灰色西装的景少川。

  此时的景少川贵气逼人,领带上的蓝宝石领带夹和手指上所戴的戒指让他宛如神明。

  那一刻,她觉得他好遥远。

  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叶思媚知道,这一刻迟早要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好。”

  景少川似乎有些惊讶,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平静。

  “想杀我的人,我已经解决了,该回景家了。”他将一张卡推到她的面前,道:“这里有二十万,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叶思媚沉默了一下,还是收下了。

  她也很想像电视剧里那样,将卡摔在景少川的脸上,说我不要你的臭钱。

  但她现在失业了,如果没有钱,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景少川又将一只盒子递给她,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她当掉的那条钻石项链。

  她默默地拿出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景少川似乎松了口气,站起身来,什么都没有拿,转身走出了这间出租屋。

  或许对他来说,不管是叶思媚还是出租屋里的东西,都是可以随手扔掉的垃圾。

  在关门声响起的时候,叶思媚无声地哭了。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眼泪都快要流干了,她才用袖子擦去泪水。

  以前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总不至于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

  明天就要交房租了,她拿着那张卡去银行取钱,却被告知,银行卡早就被冻结了。

  走出银行,叶思媚有些愣神。

  既然要冻结卡,为什么还要惺惺作态地给她?

  这个时候,她收到了一条微信,是景少川发来的。

  在微信之中,景少川说,给她卡是为了考验她,没想到她也是一个拜金的女人。

  从今往后,他们各不相欠了。

  叶思媚无声地笑了。

  这两年来,她几乎为他付出了一切,而在他的心中,她却是这样的女人。

  她讥讽地笑了一声,将银行卡往外一扔,正好一辆车开过,将它碾成了两半。

  就像她那颗破碎的心。

  没了钱也没了工作,叶思媚坐在路牙子上发呆,房东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她要是交不起房租,肯定会被马上赶出来。

  难道她真的要露宿街头吗?

  叮咚。

  她拿起手机,发现现在最火的一个短视频平台颤音给她发来了一个推送,她随手点开,竟然是一个广告。

  招聘带货主播?

  叶思媚皱起眉头,这个她倒是知道,现在很多人当主播给店铺带货,有的一天都能挣几十万,甚至买了几亿的豪宅。

  这倒是个不错的营生。

  她继续往下看,发现这个公司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求主播面容姣好,能说会道,还有胆子大。

  叶思媚一头雾水,前面两个条件好理解,胆子大是怎么回事?

  再看下面的酬劳待遇,她一下子就惊了。

  没有实习期,只要能够在直播间里顺利卖出一件商品,就转正,底薪每月十万,每卖出去一件商品有提成。

  底薪十万?

  有这样的好事?

  但是这个公司也有特殊的要求,样品必须主播自己去取,如果无法取得样品,商品无法上架,就会扣钱。

  这个公司也太古怪了吧?肯定是骗钱的。

  她本来想直接关掉,却看到了最后一句话。

  只要通过应聘,便可以先获得公司发给的五千劳务费。

  五千!

  有了这五千,她就能顺利度过难关了!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点开了应聘的页面,将自己的信息输入进去。

  做完之后,她并不抱希望,只是心中沮丧,琢磨着明天该怎么求房东宽限几天。

  叮咚。

  手机又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顿时就惊了。

  “叶思媚女士你好,恭喜你已经成为我公司的带货主播,请在今晚十二点准时前往听雨苑小区3栋8-6,取得一件样品:红色高跟鞋。

  警告:如果拒绝前往,将会遇到很可怕的事情,请慎重。

  叶思媚无语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肯定是个恶作剧。

  她正要关掉页面,忽然一个短信跳了出来。

  “支付宝到账5000元。”

  叶思媚彻底惊了。

  对方真的打钱了?

  她将这笔钱转入了银行卡,还取了出来,看着手中的一叠现金,她还在懵逼中。

  难道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好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到了晚上十一点,她还没有出门,眼看着十二点无法赶到听雨苑小区了,她还在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了水滴声,是从厨房里传来的。

  水管又漏了?

  她来到厨房,发现水龙头正在滴水,上去拧了拧,水还在滴,而且越滴越多。

  她有些烦躁地拍了拍水龙头,忽然一大股水喷了出来,洒了她一脸。

  她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再一看,那哪是水,分明是血!

  她抬起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浑身血淋淋的,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啊!”她惊叫一声,冲出了厨房,用纸巾拼命擦拭面庞。

  但是,那些血又变成了水。

  她满脸不敢置信,难道一切都是幻觉?

  叮咚。

  手机再次响了,又是颤音APP发来的推送。

  “最后一次提醒带货主播,如果不能准时前往取得样品,致使货物无法按时上架,主播将会遇到很可怕的事,请慎重。”

  叶思媚觉得自己好像踏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

  她点开页面,仔细看那个公司的名字。

  这一看,她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黄泉股份有限公司。”

  怎么会有正经公司会叫这个名字?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她转过头,发现厕所里面有人在敲门。

  厕所里怎么会有人?

  或许……不是人?

  哗啦啦!

  厕所里的人在拼命地转动门把手,似乎想要冲出来,叶思媚吓得立刻跳起,大声道:“我去!我这就去!”

  门把手的声音消失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叶思媚不得不出了门,望着凄迷的夜色,她只觉得浑身发凉。

  来到听雨苑小区,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坐在岗亭里打瞌睡,她走上去,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大叔,帮忙开一下门,我忘了带门禁卡了。”

  中年保安打了个哈欠,看她是个小女孩,想也没想就打开了门,叶思媚道了声谢,快步来到了3号楼。

  她看了看时间,正好半夜十二点。

  她抬头看了看这栋楼,不知道为什么,这栋楼竟然没有一间房亮灯,黑漆漆的一片,让人毛骨悚然。

  她咬了咬牙,拼了!

  走进楼道,周围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就降低了好几度,她紧了紧衣领,按下了电梯。

  电梯本来在十二楼,一层层往下走,走到八楼的时候,忽然叮咚一声,停住了。

  叶思媚心头咯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电梯继续往下,一路并没有停,直到来到了一楼,随着清脆的叮咚声,门缓缓打开。

  里面没有人。

  叶思媚的头皮有些发麻。

  既然一路上电梯都没有停,从八楼上来的人哪儿去了?

  但她又立刻安慰自己,很可能是电梯坏了,毕竟都这个点儿了,谁会下楼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战战兢兢地走进了电梯。

  电梯开始往上。

  电梯里有一面镜子,可以清楚映出人影,她不敢往镜子里看,反而抓紧了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害怕看到一些不存在的东西。

  从小到大,在她害怕的时候,就会紧握住这条项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这个时候,那颗钻石就会微微发热,她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此时,钻石也开始发热,甚至有些烫手。

  叮咚。

  电梯终于停在了八楼,她如蒙大赦,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在她的身后,那面镜子里的她却诡异地没有动。

  电梯门合上了,这层楼安静得可怕,她快步来到了8-6房间前,却一下子愣住。

  房门上竟然贴着一张符箓。

  没有人会随随便便在自家门上贴符的,除非……

  这是凶宅!

  她又立刻安慰自己,说不定这是招财符呢?

  她敲了敲门,很快,屋子里传来了脚步声,那像是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一步一步,离房门越来越近。

  咔擦。

  房门开了,露出了一道缝,然后便没有声音。

  叶思媚等了片刻,轻轻推开门,屋子里空无一人,也没有开灯。

  她有些害怕,吞了口唾沫,道:“请问……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屋子里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仿佛很久没有人住了。

  那么,刚才开门的是谁?

  叶思媚有种转头就走的冲动,但想了想家里的那些异常,她一咬牙,走进了屋内。

  屋子里更冷了。

  她立刻打开鞋柜,里面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鞋子。

  屋里没有电,她只能用手机当手电筒,开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哒哒哒。

  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叶思媚动作一顿,回头看向卧室。

  似乎有人在卧室里走来走去。

  她的头皮一阵发麻,颤抖着问:“谁?”

  没有人回答。

  她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卧室前,推开了房门。

  卧室里仍旧没有人。

  但是,她一眼就看到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放在床边,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只有那双高跟鞋一尘不染。

  她快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鞋子,就在她转身想要跑出去的时候,卧室门碰地一声响,关上了,无论她怎么拧动门把,都无法打开。

  忽然,她感觉手上黏黏的,低头一看,门把手上竟然布满了血液。

  不仅仅是门把手,这房间里到处都是鲜血!

  不知从何处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她低下头,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那女人浑身是血,双脚被砍断,眼睛是两个血淋淋的黑洞。

  “把我的高跟鞋还给我!”女人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在她的耳朵边回响。

  “啊!”叶思媚惨叫一声,摔倒在地,被那女人给硬生生地朝着床底拖了过去。

  “不!”她拼命挣扎,如果真的被拖进去了,她死定了。

  在这挣扎之间,她脖子上所戴的项链在地上磨了一下,棱角划破了她的皮肤,冒出了一颗血珠,浸润进了钻石之中。

  叶思媚觉得胸口烫得生疼,然后一道白光钻进了她的额头之中。

  紧接着,一个机械的男声在她耳朵边响起:“遭受到灵怪·魉(一级)的攻击,诛邪术+1。”

  她的脑海之中似乎突然多了一些古怪的记忆,双手快速掐了一个法诀,朝着床底下一指,大喝道:“诛邪!”

  “嘎——”那女人发出一声惨叫,放开了她的脚。

  她急忙爬起来,满脸惊骇。

  这是怎么回事?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项链,发现那颗钻石吊坠不见了。

  是那颗钻石!

  她来不及多想,转身就往外跑,刚跑出去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把鞋子还给我!”

  紧接着,那血淋淋的女人便扑到了她的背后,双手插向她的背心。

  “遭受灵怪·魉(一级)的全力一击,诛邪术+2。”

  女人的手没能插进她的身体,似乎也很惊讶,叶思媚乘机转过身,再次掐了一个法诀,大喝:“诛邪!”

  这次她的手指之中竟然喷出了一道白光,虽然光很弱,却准确地打在了女人的额头,女人惨叫连连,身体一阵摇晃,然后化为了一团黑气,缓缓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在那一瞬间,屋子又变回了原样,血液全都消失了,仿佛一切都是幻觉,连房门也自己缓缓打开。

  叶思媚不敢久待,快步冲出了8-6,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那种阴冷的感觉消失了,这层楼似乎又变成了普通的楼层。

  她没有多想,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在出小区大门的时候,她发现坐在岗亭里的保安是个年轻人,正在看颤音小视频。

  她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哥,刚才那个大叔下班了吗?”

  年轻保安抬起头,疑惑地问:“什么大叔?今晚一直是我值班,没有别人。”

  叶思媚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自己的脊梁骨窜了上来。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忍痛叫了个滴滴,一路回到了家。

  家里很平静,没有任何阴寒之气,想必是没有脏东西的。

  她坐在沙发上,有些发抖。

  好容易挨到了天亮,她才缓了过来,打开电脑查了一下,这一查,让她更加毛骨悚然。

  听雨苑小区3栋8-6号在三年前曾经发生过一起凶杀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zhuxiantxt.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