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相思不匪 > 最终篇
    哒哒哒。

    一串脚步声从楼下响起。不一会,脚步声的主人已经走到了坐在摇椅上的那人身旁。

    “尧哥,你真的不去看看小翊了吗?”

    梁三铎一把揭开盖在娄昱尧脸上的纸巾,才发现他紧闭的双眼已经湿润得不可收拾。梁三铎叹了一声,心中也是难受到了极点。他无奈的在娄昱尧身旁坐下,“尧哥...”

    娄昱尧缓缓睁开眼,久不见光线的眼睛忍不住眯成一条线。他低头去看抱在怀中的楠木箱,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写了一夜的长信放在了最上面。

    梁三铎看他站起身,自己也随着站了起来。“是不是要去云瑶?”

    娄昱尧的脚步一滞,撇过头去看他。“三多,送我去云瑶吧。”

    到云瑶时,天空中正下着鹅毛大雪。客栈外面的路都被雪掩盖了起来。

    梁三铎将车停好后,坐在副驾驶的娄昱尧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要下车的打算。他忍不住伸手过去,“尧哥。”

    娄昱尧却伸手解开安全带,推开门跳了下车。

    每迈开一步,他心中就倏地跳一下。走在木质楼梯上,他沉重的脚步发出吱呦吱呦的响声。推开那个房间门时,屋里已经坐着许多的人,全围在了苏翊的床边。

    这会看见了他,都站了起来。苏翊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冲他虚弱一笑。“你来了。”

    娄昱尧看着他凹陷进去的脸颊,鼻头一酸,脚差点软了下来。“嗯,我来了。”

    大家都识相的让出了房间,给两个人足够的空间。

    苏翊见他眉头微蹙站着不说话,便低声笑了出来。却因为没有太多的力气,而咳嗽起来。

    娄昱尧瞬间就坐到了床头,双手迅速却温柔的扶起他,然后轻轻有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不要笑了,不要笑了。”

    苏翊一听就听出了他声音中隐约的哽咽。被病痛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的五官狰狞在一起,却在娄昱尧扶他躺下时又恢复了平静。“不是说不来了吗?”

    娄昱尧看向他,忍不住倾身在他额头印下一个吻,然后又在那双已经没有了往时的星光的眼睛上吻了一吻,最后停留在了他干涸的唇角处。轻轻用手去抚摸着他瘦得有了棱角的下颚,他低声说道:“你不是在等我吗?”

    苏翊瞥见他手中拎着的楠木箱,点点头。“你把它带来了?”

    娄昱尧将楠木箱放在了床边,打开后将自己写的那封长信拿了出来。

    苏翊看着被塞在自己手中的信,不免得意外起来。他靠着床头,精神似乎因为娄昱尧的到来而好了太多。瘦得皮包骨的脸颊上甚至晕起一层淡淡的红嫣。“是写给我的情书吗?”

    娄昱尧握着他被针头已经戳得没有一处好的手,脸上漾着一层宠溺。“嗯。情书。”

    苏翊满足的看着,抬眼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的娄昱尧,忍不住说道:“记得你生日那年我给你唱得那首歌吗?”

    娄昱尧笑着点点头,“记得。”

    “阿尧,我想再给你唱一遍。”

    “好。”娄昱尧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迟疑。

    Itsalittlebitfunny。

    Thisfeelinginside。

    ImnotohosewhoEasilyhide。

    Idonthavemuey。

    ButboyifIdid。

    Idbuyabighousewhere。

    Webothcouldlive。

    房间里传来一阵短短续续的歌声,梁三铎看了看站在门外的一圈人,忍不住站在了于飞身旁。

    于飞看了看他,目光又盯向微掩着的房门。

    SoexcusemeLeaveyou。

    “小翊。”娄昱尧打断他的歌声。

    “嗯?”

    娄昱尧看着他,眼中的祈求是那样绝望。“等我几年好不好?”

    “等我几年。等到、等到阿墨成年了,我们就一起去那个世界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

    苏翊一愣,然后伸手抱住他。

    “阿尧,答应我。好好的活着。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一个年后。

    “爸爸,舅父听得见我的祈祷吗?”

    悬崖处,一个少年看着蹲在墓前认真的拔草的男人问道。

    男人转过头,两鬓间的短发像是被星光染上了一层银光。深邃的眸子里有些许湿润,看着少年的时候,却像是透过他看到了一个遥远的人。“嗯。他会听得见的。”

    少年得到了肯定,笔直地面对着湛蓝的大海,认真地祈祷起来。

    男人收回目光,伸手拂去墓碑上那张相片上的灰迹。相片中的男子浅浅笑着,嘴边荡起一串梨涡。男人忍不住一遍一遍的抚摸着,然后倾身印下轻轻一吻。

    小翊,阿墨说他写了篇作文,被全国优秀作文选征用了。他吵着要来告诉你,我想你应该是想听的吧。这小子这几年越来越皮了。我最近管得严了,他还念叨着我比你都还严厉。说是要离家出走了呢。

    你看,你这才走了一年。可为什么我却觉得时光像是过了大半辈子了呢?

    小翊,你是不是太狠心了。这么久,却连个梦境都不给我。

    “爸爸,爸爸,看天那边的彩虹!”娄墨殊开心的叫了起来,拉着娄昱尧往海天相接的一处指着。

    娄昱尧被他拉了起来,回头看了看相片中那人的微笑,又看了看那一处短暂的彩虹。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你那时说要葬在这里,是不是因为这美丽的风景?

    小翊,我想你了。

    2051年娄府。

    “念卿,念卿?”

    娄念卿有些难受的睁开眼,视线里有些模糊的出现两个人的身影。他伸手揉了揉眼睛,人影才渐渐清晰起来。

    “念卿?”娄墨殊拍了拍儿子已经微红的脸颊,眉头间浮起一丝焦急。

    “爸爸妈妈?!”娄念卿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焦急的父母,忍不住叫了出来。

    看他醒了过来,娄太太才一把将他拥在了怀里。“傻儿子!要不是我和你爸爸觉得心中不安赶了回来,是不是你就要饿死在家了。”

    娄念卿有些不明白,推开他妈妈的怀抱问道:“我饿晕了吗?”

    他说着转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里。

    楠木箱?!

    他一把抓住娄墨殊的衣袖,“爸爸,那个楠木箱呢?”

    娄墨殊将儿子一把抱了上来,两人朝着书房走去。

    “爷爷把那个楠木箱交给你保管了吗?”

    “嗯。爷爷把铜钥匙送给我了。”

    “所以,为了看楠木箱里面的东西,就忘了吃饭吗?”

    “爸爸,那个小翊是爷爷的爱人吗?”

    娄墨殊脚步一滞,然后又恢复了正常。他推开门,带着娄念卿走到了躺椅旁。楠木箱打开着,没有关上的窗户袭进来一阵风,将楠木箱里的东西都吹了出来,落满一地。

    娄墨殊放下儿子,蹲下身去一张一张的捡了起来,然后放进了楠木箱里。

    “爸爸,是不是?”

    娄墨殊看了看手中拿着一叠信件的娄念卿,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他盖着眉间的头发。“是。那是爷爷一生中唯一爱着的人。”

    “那为什么我没有见过?”

    娄墨殊接过他手中的信件,仔细折好后放了进去。然后把锁扣进锁管里。

    “咔”地一声,娄墨殊转头望了望一脸好奇的儿子,脸上明明没有悲伤,语气里却满是沉淀着太多的遗憾与惦念。“他没有等到爸爸成年就离开了。你怎么又会见过呢?”

    “爷爷也说过好像是把他弄丢了。那爷爷为什么不去找?”

    娄墨殊拍了拍肩,示意他趴上来。大步走到门口时,娄念卿才发现自己的钥匙和楠木箱都还放在躺椅旁的矮柜上。“爸爸,我的钥匙和楠木箱!”

    娄墨殊却只稍稍做了停留,转过头去看微微飘起的纱帘。仿佛还能看见那个老人躺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几十年都不曾入梦的爱人。他微微叹了一声,转身离开。

    门被从外面上了锁。浮动的纱帘划过躺椅,一个老人依旧躺在那里。他伸出因为太瘦而青筋暴起的手,轻轻打开矮柜边的楠木箱。那张相片又仔仔细细的拿在手中,然后抬头望去窗外。

    “阿尧,我要你答应我。好好的活着。好好照顾墨殊。”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可是,苏翊。你竟然狠到了这种地步。都说往事随风,可我怎么会把你放在了往事里?我这一生彷佛是一张宣纸,而你是我这一生都在写着的故事。我的爱情,我的亲情,我的一辈子,都只为了你。

    “你好!我叫苏翊。”

    “娄昱尧。”

    苏翊,或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年,见到你的那一年,我已然开始了这一生的相思之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uxiantxt.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