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杀死男主角 > 第195章:以剑立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zhuxiantxt.com
    

    没有人见过闪鬼真实的样子,女妖只是饵,诱意志不坚的人类上钩,它们生育能力低下,为了顺利繁衍后代,它们尝试过多种方式。与人族交(和谐)合,是目前而言成功率最高的方式。

    虽然解决了生殖隔离的问题,可混血种表现并不优越,它们灵智低下,大多只保有狩猎的生存本能,与本性狡诈的闪鬼相去甚远。远征军把闪鬼与兽类交(和谐)合的产物,称之为盲灵。那么,有一半人类血液基因的盲灵,应当叫做什么?

    润君没空去思索这些问题,暗丘出鞘,阴暗冰冷的气息,一如雪原地底深处的寒冰。剑域施展,顷刻覆盖整座陵园,这是润君的【无尽剑域】,身处领域,便无所遁形。

    感受着剑域中密集强大的剑气,阴山很是错愕,他以为皇子日渐惫懒,换剑后更是实力大跌,可今日之见,却是大错特错。皇子非但剑意已趋近圆融,剑域中剑气数量也已经饱和。

    再看皇子面相,释放这般大小的域,也无一丝挫累感,由此可见其灵力储量,也远非往日可比。当空剑气斩下,陵园石壁之上锋锐切割声不断,饶是怪物行动迅捷,也躲不过剑气的封锁。凄厉的痛声中,怪物负伤了,剑气斩去它半截左膀,血肉翻露在外边,周遭的血腥味更加浓烈了。

    润君神情平静,他不认为能轻易的杀死这只怪物,他十分清楚,这怪物和寻常的盲灵不同。怪物静止未动,扭曲的人面露出狞笑。然后,发生了一些变化。半跪在地的阴山不见了,石壁上斑斓的剑痕也不见了,怪物完好无损地回到了石壁山。

    剑域仍在,怪物是如何脱离【域】的控制的?这不符合逻辑,润君诧异中多了分慎重。很多年前,记忆深刻的一次讨伐战中,那次出征整整持续了两个多月,润君只身一人斩杀了三千六百二十只盲灵,整支远征军屠杀盲灵近五万,一时军威大涨。

    可是,远征军没能杀死一只闪鬼。包括连润君,也没能做到。

    都说闪鬼无影无形,连皇子都未曾见识过它们的真貌。对于这点,润君缄默不语,其实,他见过,只是失手了。闪鬼成功戏弄了他,让他在雪原中徘徊三日不前。这种事情,除非很有必要,否则不可能主动提起。

    时至今日,润君又有了同样的感觉。

    阴山早就死了,怪物干净利落地吃掉了他,至于后来那些,都是虚假的幻象。包括阴山的错愕,铺展的剑域,一剑斩断怪物的半截左膀,都是虚妄。

    在天国,时间的概念被无限淡化了。域中,时间流速可以被放缓,教宗【青叶域】一日百年,圣后更是能将【域】的范围扩大至笼罩整个天国。在他们眼中,时间并不客观存在,时钟只是衡量时间的标尺,日月星辰是用来判断时间的自然现象。可总而言之,这不过是人类惯用的测量手段。

    当我们排除一切外物,隔绝对外界的感官,当意识到事物不再发生变化,就再也不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所以,时间只是依附于事物的一种属性,并不是独立存在的。换句话说,所谓时间不过是人类强加给外物的一个概念,时间本身并不客观存在。

    所以,结论是,没有时间。

    润君托教宗之福,借青叶域明理达意,不惑之后开创【无尽剑域】,在他的领域中,剑气循环无限源源不断。

    面对这只半人半鬼的怪物,润君难得产生了一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念头。怪物可不打算停歇,饥饿剧烈刺激着它的狩猎本能,它不懂什么【域】的概念,它很聪明,擅长用技巧性的方式猎杀。

    润君发现足下结起了冒着森然寒气的冰块,寒气升起缭绕,怪物消失不现。来了,尖锐的光划过,润君躲闪不及,左腿被撕开了个口子。身体僵硬,反应也变得迟钝了,是太冷的缘故。

    伤虽不致命,却也足以表现出一些东西。比如,怪物没打算速战速决,它很享受折磨猎物的过程。再比如,继续这般下去,饶是润君能伤到怪物,也无济于事,【域】的判定,将自动返回怪物受到实质伤害前的节点,这注定是一场不公平的消耗战。

    剑域二度铺开,如预料中一样,又回到了节点之前,润君露出了笑意,他身上的伤也不见了,这说明节点是固定的,怪物无法控制。没有哪个【域】是绝对完美无缺的,这很取巧,但已接近了破解之法。

    润君故作声势,持剑朝虚空平平无奇一点,只见寒星纷飞。剑不停,他毕生所学海量剑法,一一接连施展,乍一看却是剑剑刺空,像是在耍好看的花架子,没半点实用性。可润君的每一剑,皆点亮了暗海里的一颗星。当量变衍生为质变,便有了星空。

    明亮了,所以无所遁形。

    怪物有些惊慌,刚想重回节点,润君时机拿捏的很准,几乎同步祭出了剑域,在怪物犹疑之际,剑气当头斩下。

    怪物只能返回剑域节点前,那时候星空仍在,怪物惊恐地瞪着那些明亮的星星,蓝色的瞳涌起强烈的风雪。然后,所有星星一起坠落,形似纷乱的火花,噼里啪啦的炸裂。

    那些炽烈的光线交织、汇聚,高速穿梭划过怪物的身体,那分明是数之不尽的锋锐剑气。那些刺空的剑,定时般的折回,一切的一切按照润君推算的上演。他布下了两个域,一个逼怪物启动节点,一个是备好的陷阱。

    皇子赢了,可惜未有人亲眼目睹这一幕,不过也无大碍,润君提着怪物的头颅,朝陵墓外走去。有它,就足以说明许多东西了。

    可振军心,扬西王之名。

    所谓以剑立威,想来正是如此。

    润君感到一丝快意,自然不是骄傲。暗丘在吞噬怪物的亡灵气息,这对润君的修为很有好处。

    另一边,展陶望着西边若有所悟。他摸了摸眉心,感觉指尖有些痛感,他始终不得领会匡稷的剑意,只因为二者所谋不同。

    道不同,不相为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