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重生二少 > 三十五章 收购会谈(下)
    《重生二少》来源:https://www.zhuxiantxt.com
    

    据周毓记忆中所了解到的相关信息,市纺织厂在数年后的破产拍卖之前,厂长俞添福及部分心腹,借用手中的权利打着淘汰陈旧设备的幌子,变卖了不少市纺织厂的先进织造机械。这些机械其实是以极其廉价的成本,被购置到这些人合资组建的小织造厂。

    现在周毓对市纺织厂的收购即将开始,提出的收购条件中又无情地驱逐市纺织厂现任的行政领导层,因此不得不提防市纺织厂的领导班子,在即将离任之前施展那种吞蚀手段。

    从表面上看,市委、市政府决定以远远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将市纺织厂转让给私营业主是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但是周毓提出的收购方案的条款中,将会全数接收纺织厂近三千人的在职生产职工,只是拒绝续用以往的行政领导班子和闲职人员;为市委市政府解决了最为担忧的职工安置问题。

    而注资再生产的市纺织厂,无论企业性质属国有还是属私有,只要它能正常生产运营,就会给潇湘源市创造相应的利税。因此,周毓对市纺织厂的收购,不但为潇湘源市委、市政府承担了不断输血却毫无起色的巨大包袱,而且还将为全市的gdp增长作出相应的贡献。

    这些好处是稍有经济头脑的行政领导都能看得出的,只是在这个国家改革路线是否一如既往还未确定,私有经济地位还没有获得政策上的认可的年代,大多数领导干部的脑筋转不过弯来;所以在潇湘源基层领导干部层中,反对这次收购的声音并不弱。

    尤其是以市纺织厂厂长俞添福为首的利益集团,明地里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暗地里却强烈反对市委市政府采用转让工厂这种方式‘挽救’市纺织厂。自从传出周毓要以五千万收购市纺织厂,而且不接收纺织厂行政领导人员及闲职人员的消息之后;市纺织厂上访闹事的不再是以生活困苦的普通职工为主,而是被俞添福为首的市纺厂领导驱使的,既得利益即将被侵犯的那些闲职人员在煽动。

    能够得到只须干少许轻松的工作,工资待遇就优于一线生产职工的闲散职位的这些人,都是有各种人缘背景关系的人。这些人的‘后台’无论官职大小,在这种时候多少会为自己的亲友即将遭遇的命运说上那么一两句,汇集起来就是一股强烈的‘民意’了!再加上人们对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主张低价转让市纺织厂,从中获利的各种猜疑,最近一段时间的潇湘源市由上至下可说是有一股潜流在暗涌!

    在周毓收购市纺织厂这个改革试点案例上,邹振南和吕东升是问心无愧的,因此他们得到发改委批复后,完全不理睬那些反对声音,而是商定尽快促成这个收购案。

    因为一旦收购案圆满达成,被收购后的纺织厂只要能够迅速正常运营,那么就证明了他们改革试点的成功,他们将因此而收获一笔受益无穷的巨大政治财富。

    这次简短的非正式收购会谈中,周毓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收购条件,并向吕东升要求在这次非正式会谈后,由市政府出面,立即改组市纺织厂的厂卫队。并建议市政府,在全市乡镇招收近两年退伍的士兵,组成新的厂卫队,替代之前的厂卫队。用以保证市纺织厂在转让洽谈期间,厂属资产不受侵犯。当然,这个新厂卫队的薪酬由周毓这个收购方负责。

    原本的市纺织厂厂卫队伍中,混杂了与市纺织厂各级领导有关联的各方势力代表,这些人中甚至还有在社会上名声狼籍的混混。这样的厂卫保安队伍,自然是以原本赋予他们‘执法权利’的市纺织厂原领导层为效忠对象,留用他们非但不能保证市纺织厂的安全保卫,反而还会方便某些人藉此监守自盗!

    那些厂卫保安员是目前反对转让市纺织厂收购而闹事的急先锋,要遣散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吕东升还是满口答应了周毓的要求。自古民不与官斗,吕东升有理由相信,在市政府主持下,在执法机关配合下,这点小麻烦还是能轻易解决的。

    为了使市政府放心地推动市纺织厂收购的资产清理程序,周毓在吕东升和市委秘书长郑书豪的陪同下,前往市工商分行开设了收购投资专项双控帐户。在工行分行长聂双成的亲自陪同下,周毓将帐户开办好的当场,便当着众人的面给绿纹打去电话,电话中请她让许志远务必在今天给这个帐户汇入五千万。

    之前周毓已跟绿纹交待过资金分配方案,对此自然没有异议;不过在目前银行系统还没有全国联网的情况下,即便是许志远今天下午到银行办理好汇款业务,潇湘源市分行要收到这笔款项也需要几天的时间。(这年代最快的汇款业务是电汇,但电汇的成本太高,大额汇款基本无人考虑使用这种方式)

    因为是几天之内就能见分晓的事情,吕东升和郑书豪当然相信周毓不会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使用欺骗手段,他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周毓手中掌握的资本之雄厚感到诧异。

    五千万的投资相对一个地级市而言,只能算一笔不大不小的投资,但是吕东升是大致清楚周毓的底细的人,像周毓这样一个走出高中校园还不足一年的小伙子,动辄调拨半亿资金用于收购投资却表现得云淡风轻,能不让人感觉眼前的小青年变得神秘莫测了么?

    郑书豪在不久前调查过意图收购市纺织厂的周毓的过往,甚至还掌握了周毓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与一些猜疑周毓资金来源是否可以得到保证的人一样,郑书豪疑心周毓用于收购市纺织厂的资金,极有可能是挪用与香港霍氏合资的毓兴电子城项目的建设资金。可是刚才听周毓与绿纹的对话中,周毓是以吩咐的口吻让姓许的财务总监拨付这笔资金,这样一来也令郑书豪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挂断电话后周毓笑问道:“吕市长、郑秘书长,收款专项用款不日即将到位,因为是与市政府双控的帐户,你们应该不会担心我收购的意向会出尔反尔了吧?”

    吕东升微笑说:“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小周你的诚意,不过我有个疑问,不知道小周能否帮我解惑?”

    周毓笑答道:“吕市长有疑问尽管问,周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吕东升点点头说:“据吕梁告诉我,你与香港霍家合资在鹏城投资了一个大型电子城项目,现在你又调拨五千万用于市纺织厂的收购,我想知道的是,小周的的资金来源不会有问题吧?”

    周毓不想再用自己管理美资投资基金的谎言蒙人,而且,要是那样一说,必然导致吕东升他们代表市里向他索要投资。颇有些尴尬地挠头说:“吕市长,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个问题涉及到商业机密与个人**,我还真不能明确回答吕市长。不过吕市长您尽管放心,我调拨的资金绝对不存在与国家法律相冲突的问题。”

    听周毓这样说,吕东升也不好再打听,笑道:“既然牵涉到商业机密,那我就不再追问了。邹书记在九疑宾馆设了宴,也邀请了你干爹一家,虽然小周你的日程安排紧凑,但饭总是要吃的,我们这就过去赴宴吧。”

    没想到邹振南还邀请了武腾男一家,周毓点点头说:“真是要多谢邹书记和吕市长有心了,本来应该是由我来宴请邹书记和吕市长你们才对,奈何毓兴电子城和诸多事业的人才需求紧迫,所以最近的日程安排得十分紧凑,只能等我从京城返回后再回请吕市长和邹书记你们了。”

    吕东升呵呵笑道:“理解、理解!年青人就是要以事业为重才是。小周你现在的事业发展迅猛,正是我们这些长辈所期望的好事,只要是你在市里投资的项目,大家都会全力支持你的!”

    郑书豪多年来都是紧跟书记和市长步伐的人,从未见过邹、吕二人对谁有过对周毓这种态度;在调查周毓资产来源的过程中,郑书豪也还解到周毓的出租汽车公司与邹家驹和吕梁的出租汽车公司是竞争关系。听了吕东升这话,更疑心周毓与邹、吕两家在收购市纺织厂的项目上存在猫腻,心中不由盘算着要找机会从中分上一杯羹!

    对于吕东升的表态,如果是放在几个月之前,周毓一定会满心感激,不过现在拥有了巨额资本、眼界大张、又有了明确投资方向的他,对这种示好性质的表态却是淡然视之了,微微一笑说:“谢谢吕市长,说起到市里投资,其实除了收购纺织厂之外,我还有过一些其它的计划,不过目前没有时间顾及。嗯,这些事往后有时间时我再找吕市长详谈,有些里子没见到干爹他们了,我还没给他们拜过年呢,只可惜已经过了正月,这红包可能是讨不到了,呵呵……那么吕市长、秘书长,我们现在就去九疑宾馆赴宴吧。”

    工商分行距离九疑宾馆并不太远,作为数十年的政府招待所,九疑宾馆虽然略显陈旧,但无疑仍是目前全市环境最为优雅的饮食休憩之所。虽然近年来香都酒店名声大噪,但全市最好的厨师却大多聚集在这里。

    武腾男和武玉果然已经受邀前来,见到周毓在吕东升陪同下出现,武腾男跟吕东升问好后向周毓招手说:“好小子,不来给邹书记、吕市长和干爹拜年也就算了,来市里连电话都不不打一个,你小子是不是不想认我这个干爹了?”

    周毓双手合什说:“干爹、小玉姐,对不起啊,我刚刚从美国回来,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这些天还真是忙昏头了。今天本来只是路过市里,顺便跟邹书记和吕市长汇报一下工作,所以没有准备打扰干爹你们。感谢邹书记和吕市长请来了干爹和小玉姐,不然我还要等到从京城返回时才能有时间去探望你们呢!”

    武腾男哼哼两声说:“你这没良心的臭小子,这里谁的工作不忙?不要狡辩了,一会罚你多喝几杯向邹书记和吕市长他们赔罪。”

    因为正月里急于赶赴美国联系杨燕生,获取数字解压缩技术应用于制造vcd,周毓并未来市里给邹、吕及武家拜年,按说是有些失礼的,不过年前周毓的礼物派送的份量够重,收到极品美玉的他们,其实心中对周毓的失礼都并无芥蒂。今天中午在这里聚餐的除了郑书豪之外,只有邹、吕、武三家的人。武腾男只是借这个由头斥责周毓,让他为自己的失礼行为向邹、吕两家作出解释。

    {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