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诛仙小说网 > 王妃有毒:王爷请小心 > 第三百四十六章爱了最好的人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zhuxiantxt.com
    

    闫休用了最快的时间,把大琴国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然后,他就对暮国下了战书。

    这个时候,暮黎也已经登基了。看到闫休下的战书以后,暮黎冷冷地勾起唇,冷漠的笑了。

    战书么?他根本不在意,也不害怕。

    至于闫休还活着,这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是,也在他的想象之中。他并不认为,闫休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

    虽然,他很遗憾,闫休没有死。但是,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闫休没死没关系,他会解决他。

    于是,他又去找了韩子晴,对着韩子晴说着:“闫休还活着。而且,他做了大琴国的皇帝。”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韩子晴平静的问。

    她没有任何惊讶,也没有疑问,只是平静的语气。

    “你不觉得,闫休这样很蠢吗?他刚刚继位,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固人心,而不是攻打他国。”暮黎轻声说着。

    “那么,你想说什么?”韩子晴问:“你想说,他攻打暮国是不智吗?”韩子晴的声音很轻,没有其他情绪。

    “你怎么知道他是攻打暮国?”暮黎问。

    “猜也猜得出来了。毕竟,你都这么说了,要不是他对暮国出手,你又怎么可能过来找我?”韩子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语气漠然。

    对于这么简单的问题,她其实是不愿意回答的。

    但是,暮黎既然问了,她不回答也不太好。

    “嗯,你猜得很对。所以,朕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和闫休很有默契?”暮黎冷冷的问。

    韩子晴瞥了他一眼,平静的说着:“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怎么防御,而不是过来找我。我就不明白了,做皇帝就这么闲吗?为什么别人做了皇帝,都是忙的要死。你却还有时间过来找我?”

    韩子晴就不明白,暮黎为什么可以这么闲?她不服气。

    暮黎瞥了她一眼,平静的说着:“朕是皇帝,朕想做什么都可以。”

    韩子晴:“……”她觉得,她可以理解暮黎了。暮黎这真的是任性了。

    然而,这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好吧,你随意。”韩子晴也只能这么说了。

    “那么,你觉得,朕会不会用你来分闫休的心?”暮黎问。

    “你随意。你开心就好。”韩子晴平静的说着。

    分心什么的,如果,闫休真的那么容易分心的话。那么,他就不是闫休了。

    但是,韩子晴真的是想多了。闫休是不容易分心。但是,在对待韩子晴的事情上时,他是很容易分心的。因为,那个人是韩子晴。所以,他很担心。

    他也只会为韩子晴而担心。

    当然,这些韩子晴并不知道。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朕不利用你也是浪费。”暮黎看了她一眼,冷酷的说着。

    韩子晴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果然,利用什么的,她其实还是很讨厌的。但是,他都这么说了,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

    毕竟,她现在是阶下囚。最重要的是,她还不能动。

    被下药了的她,她只能说,现在她近似废人了好吗?

    韩子晴的心里几乎是愤怒的。

    她只是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暮黎才会放下对她的警惕,然后,不给她喂药。不过,她觉得,这需要一个很漫长的时间。

    暮黎离开了,韩子晴就沉默的等待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会被利用。当然,她也不反抗。

    闫休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大琴国的军队就到了暮国。

    几乎是势如破竹的,直接就到了暮国的国都。

    闫休疑惑,为什么暮黎没有反抗的意思。而且,他们的队伍,根本没有受到一点儿阻碍。

    他不明白,暮黎是放弃了,还是在想什么。

    想到这里,闫休抬起头,看着城墙上的人。

    暮黎站在城墙上,沉默地低头看着他。

    闫休抬头看着暮黎。

    两个人的视线,在时隔数月以后,再次聚集到了一起。

    闫休的视线一直是冰冷的。而暮黎的视线,是平静而又淡然的,没有一点儿情绪。

    “你到底要做什么?”闫休冷冷的问。他的声音用了内力,传出去了很远。

    “你看看这是谁。”暮黎冷冷的说着。然后,他把韩子晴拉了出来。

    “你放开晴儿。”闫休冷冷的说着。

    “做梦。她可是朕手中的底牌。”暮黎冷笑着。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牵连到女人。”闫休冷冷的说着。

    “你觉得,朕会放下手中的底牌吗?”暮黎冷冷的问。

    “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闫休冷冷的问。

    “带着你的人离开,写下投降国书,承诺百年不来犯。朕就不动韩子晴。”暮黎冷冷的说着。

    “你认为,朕会相信你说的话吗?”闫休冷冷的盯着暮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他的眼神都把暮黎杀死了。

    暮黎平静的说着:“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你不信,你不信也得信。”

    “你不要听他的,直接攻打吧。”这个时候,韩子晴开口了。

    “不可能。”闫休一口回绝。对于韩子晴的提议,他直接忽视了。

    “你别闹,你觉得,暮黎是信守承诺的人吗?他就是一个卑鄙小人。”韩子晴愤怒了,她觉得,现在这种情况,闫休直接攻打进来才是最好的。但是,这么好的机会,闫休居然要为了她放弃。

    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里真的很感动。但是,她绝对不能接受。从认识闫休以来,就是她在麻烦闫休。现在,她才不想让闫休继续为了她做什么。

    “我不能看着你出事。”闫休的声音是冰冷的,语气是沉稳的。

    不管韩子晴说什么,他都会听。但是,唯有这一点,他是不会听她的。

    “你其实不用这样。”韩子晴无奈的说着。

    “为了你,什么都是值得的。”闫休平静的说着。

    “暮黎,放了韩子晴,朕可以把大琴国送给你。”闫休冷冷的说着。

    “这是典型的爱江山不爱美人啊。”暮黎戏谑一笑,轻声说着。

    “关你何事?”闫休冷冷的说着:“你只要说你答不答应就是了。”

    “不答应。”暮黎摇头,就是为了可以穿越时空的宝物,他也不会答应闫休。

    “答应他吧。”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出来,男子一袭白衣,乌黑的长发垂下,剑眉星目,五官俊美。身姿修长挺拔,周身却透着一股缥缈的味道。

    “你是?”韩子晴诧异的盯着他,她只觉得,这个人真的很熟悉。她仿佛见到过他。但是,她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个人的气质出众,如果,她见过的话。那么,她一定会记得。

    但是,她却想不起来了?真是怪事!

    “国师。”男人平静的说着。

    “……!”原来,这就是国师啊。韩子晴的心里是震惊的,“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熟悉的人。所以,我说,你身上有穿越时空的宝物。然后,他就抓了你。”男人淡然的说着:“可是,是我算错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要知道,他的占卜,向来都是无比准确的。但是,这一次居然出错了。

    “所以,国师你骗了朕?”暮黎冷冷的问。

    “是的。”男人语气平静,他感觉到了暮黎的怒气,但是,他没有一点儿害怕。

    “很好。朕答应你,放了韩子晴,你把大琴国给朕。”暮黎冷冷的说着,当然,后面的话是对闫休说的。

    闫休点头同意了,两人签下国书以后,闫休带着韩子晴离开了。

    暮黎是喜欢韩子晴,但是,也只是喜欢而已。用江山来换,他自然是愿意的。

    毕竟,喜欢什么的,也只是喜欢。当然,事情还没有结束,他会和国师好好算账的。国师居然为了一己之私,而欺骗他,他才不会放过国师。

    闫休带着韩子晴,两人并肩而立,看着远处的风吹起,看着远方的山峰。

    “为了我,放下皇位,你不后悔吗?”韩子晴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闫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为了你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

    “我决定了,我们之间的三年之约……”说到这里,韩子晴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她就看到闫休紧张的看着她,“作废了。”

    “所以,你还是我的妻子对吧?”惊喜来的太突然,闫休有些不敢相信。

    “废话。”韩子晴微微抿唇,轻轻一笑。

    “太好了。”闫休反手揽住她,深深地吻了下去。

    他心里这么想着:我曾登过权力的巅峰,也曾看过最高的风景,也曾冷心冷情。但是,我现在庆幸,我喜欢了最好的人。

    他不知道的是,韩子晴是这么想的:她曾是杀手,冷心冷情。她也曾以为,她今生不会再爱。但是,幸而遇见闫休,他让她知道,什么是爱。虽然,她失忆过,忘了他,又记起他,却淡了情。但是,庆幸的是,他还不曾离去。

    他们不知道的是,看到他们拥吻的时候,墨染黯然离开。韩子晴找到了她的幸福,他也应该找一个对的人。

    而陆玄和楼隻清看到这一幕,却是献上了由衷的祝福。

    “你的毒……”韩子晴想到了什么,含糊的说着。

    “你就是我的解药。”闫休压着人,低低的说了一句……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